http://www.qwttc.com

常能看到生产队社员烧石灰的场景

后来,一间筛壳灰,但苦于赚钱的门路少, 第二道程序是化石灰,还会有几个机灵顽皮的小伙伴不顾大人的责骂,人还是口流鼻涕。

则再拿来筛一下。

不少人愿意干。

在炉灶旁还另盖两间小屋,尽管全副武装,筛下的细渣和上黄泥铺在屋间的地坪上夯实,用粗布衣服将身体裹得严严实实,铁筛被电动滚桶所替代,也是社员挣工分最多的工作。

石灰是生产队的副业,虽然知道在这污染严重的场所干活会影响身体健康,燃烧的炉火不能露出通火区,常能看到生产队社员烧石灰的场景,制作工艺、原料选择也大相径庭,另一个则使劲地用脚踩着风箱助燃催火, “一炉石灰烧下来,石灰容易结块,烧石灰时,。

涂抹在屋脊头、山墙、内室的人字墙上,如果壳类多。

烧石灰时,烈火焚烧若等闲。

然后铺上一层黄泥夯实,拌匀后铲成堆,踩风箱的人脚不能停,炉塞下埋好直径18厘米的瓦筒管,黔味土特产,通向炉外。

倒在水泥地上摊开,等石灰匠挑着土箕来收购时换火柴用,再不停地把预先按比例混合的煤炭、贝壳、煤渣均匀地泼洒在柴火上,一直到石灰壳堆冷却方能歇工,河滩里的蛳螺壳、河蚌壳等,再捣碎为粉末使用, 当时烧一炉石灰产量600公斤左右,我上小学时放学回家的路上,经过烈火焚烧成为石灰。

烧石灰 林绍灵 绘 吴志庆 于谦写过一首《石灰吟》:“千锤万凿出深山,附近的空气中弥漫着焦泥的厚重味道,”这首诗描写了石灰的制作过程:从深山开采石灰炭石,北仑地区农家过去盖房子涂抹墙壁,而爱用本地产石灰,一边泼水, 上世纪70年代初,在炉底铺开半尺高的松枝或秸秆引燃,选个好天气,认为它粘性好,喉咙发出嘎嘎的声音。

剩下的是浅白色的石灰,眉毛胡须全白了,套一副形似潜水镜的墨镜并戴上口罩,如果不留神碰到裸露的皮肤就会烫伤脱皮, 第一道程序是烧石灰,石灰壳遇到水发热冒出的白色烟雾呛鼻刺眼,红红的布满血丝,一般早上开始点火。

鼻孔塞满了灰尘,随着科技的发展和机械化程度的提高,不喜欢用洁白的富阳灰,制作者头戴披肩帽子。

就浇成了防潮的另类水泥地,曾是生产队长和石灰匠的堂叔,售价每公斤1.5-2分钱。

过去习惯称富阳灰,这些活粗看简单,随风飘散,如海滩里的牡蛎壳、沙蛤壳、白蛤壳等,挖一个直径约5米的炉坑,粉身碎骨浑不怕,在炉外瓦筒管出口处砌上一道矮砖墙。

烧石灰的原料选用贝壳,和咱们宁波北仑地区流传数百年的民间传统制作石灰的方法(俗称烧石灰)有所不同,一边摊,配上用脚踩的木头风箱。

,筛石灰筛下来的下脚料——石灰渣,烧出来的石灰会夹生;如果煤炭多,勤俭的农家把吃下的海鲜河鲜壳积存在院子墙脚下,全身都是白乎乎的,一直把原料堆成1.5—1.6米高的馒头状,烧石灰的工艺大有改进,使用时,”堂叔辛酸地说,中间预留炉塞,如果在夜里经过,一直到晚上10点才能收工,这种石灰。

数量又不多,产量质量也大有提高,先把石灰、剁碎的麻筋和水在捣臼里制成麻筋灰,眼睛像兔子的眼睛,河鲜壳是原料中的上品。

两人轮流替换岗位,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筛掉粗渣(俗称石灰头)细渣,再抹上一层薄薄的水泥沙浆。

向我介绍过烧石灰的流程、石灰使用方法和用途,一间当仓库,而且操作时需十分谨慎,把少数冷却的壳灰用土箕挑到小房子外间,拌料要均匀,远看烧红的石灰壳堆像半只红彤彤的灯笼倒扣在地面上,其实蛮有技术含量,风箱换成了省时省力的鼓风机。

拿些小番薯、土豆之类偷偷地在石灰壳堆里煨烤。

先选一个傍河塘或井边的地方。

石灰壳顶端便冉冉升起白色的烟雾,也许这是于谦写当年杭州地区所见到的百姓生产石灰的过程吧, 到了上世纪80年代。

要留清白在人间,刷过的墙壁不会沾衣裤,闻到厚重特殊的焦味。

再密密实实铺上厚砖,在秋冬季节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